《反驳加尔文主义》序言

摘要: 我们都是还在行路的天路客,尚未抵达荣耀的终点。唯有不断努力对话,视彼此为与基督一同承受产业的同伴,而非敌人,我们才可能针对严重的歧见进行交流,并且盼望:在这过程中,我们也可能因许多美好的共识而惊异万分。

09-02 15:35 首页 麦种传道会



罗杰˙奥尔森的《反驳加尔文主义》一书,代表当代福音派亚米念主义(Arminianism)的一种呈现和捍卫。阅读本书不仅有益于非亚米念主义者,也需要他们以审慎及和解的心去阅读。


当奥尔森(译注:原文有时使用作者的名字罗杰,有时使用作者的姓奥尔森,为了中文读者不致混淆,以下都一致使用奥尔森)说,今天已经越来越难理解「改革宗」这个标签的真正意思,我承认的确如此。尤其在美国,人们喜欢挑选某些元素作为个人的教义,当某些人的观点截然不同于我们的信仰告白和要理问答之时,我们便说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改革宗,显得非常傲慢。然而,正如其他的认信传统,改革宗的教导是由一些有形教会的信徒们共同认信所决定的,而不是出自某些特定教师或流行运动所高举的。信经和信条(creeds and confessions)不是为我们背书的,乃是我们—教会—透过它们、也与它们一起说话!因此,非加尔文主义者应当评估这些要点和教义系统是否与他们一致,而不是依靠一些怪异的阐述。


论到恩典的教义,我们的信条拒绝极端加尔文主义(hyper-Calvinism),也拒绝亚米念主义。更进一步,圣约神学—包含了圣约儿童的洗礼,以及牧师和长老联合治理教会的模式——也如著名的郁金香加尔文主义五要点(TULIP)一样,属于我们的共同认信。在我们看来,洗礼和主餐不仅仅是人的委身和纪念的行为,更是彰显神之荣耀恩典的管道。对于改革宗长老会而言,基于圣经规范的敬拜、事工、外展、和教会纪律,与拣选和称义的教义,对于荣耀神幷以神为乐,均是一样地至关重要。


但是这种挑战是一把双刃剑,虽然大多数亚米念主义者幷不认信一套公共信条或教义标准,但是至少福音派亚米念主义者的确有一套共同认信的标准阐述。奥尔森剖析一些夸张的挑战性误解。如果针对加尔文主义的普遍批评经常落入误解和夸大的表述,那么,当亚米念主义者被错误指控时,比如,被指控为否认恩典而注重以行为称义的伯拉纠主义者(Pelagians),加尔文主义者也当同情亚米念主义者。


我们没有人能免疫于错误指控的试探,但是奥尔森和我都同意,当今加尔文主义和亚米念主义之间的争论,火药味经常比亮光多。我们也都不屈从于一个幻觉,以为双方各自代表了部分真理,可以彼此平衡达致无争议及和谐的合成体。并没有所谓的「加米念主义」(Calminianism)。当这些经典立场发生碰撞,奥尔森是一位「血统纯正」的亚米念主义者,而我所相信的「加尔文主义」则是圣经所教导的,却被不恰当地冠以这个称呼。然而,我们都同意,当呈现各自观点有所错误时,只会有损无益。我们明确拒绝某人持有的观点是一回事,而辩论这观点是否能够自圆其说又是另外一回事。我们双方都常常在这方面走岔路:将解释彼此立场的后果,与委婉陈述彼此的观点,混为一谈。


一方面,奥尔森认为,如果我跟随加尔文主义的逻辑到底,就必然得到这样的结论:我应当推论出纳粹大屠杀和天灾都是神直接导致的,而在末日被定罪的人可以义正辞严地责怪神,而不是自己。在他的观点中,极端加尔文主义立场的严重错误,正是出自加尔文主义本身的最合逻辑立场。从我的观点来说,有些亚米念主义者抛弃了一些正统基督徒在神属性及原罪方面的共识,而采用了在基督的位格与工作及称义上的道德理论。


另一方面,我认为,如果奥尔森跟随亚米念主义的逻辑到底,就必然得到这样的结论:他应当更进一步否认救恩完全是神的恩典;如果持续跟随亚米念主义,就不可避免地进入以人为中心,而非以神为中心的信念。换句话说,我们都认为对方不够贯彻始终。总而言之,奥尔森怀疑神恩独作论(monergism)贬低了神的良善与慈爱(还有人的角色),而我则不能明白神人协作论(synergism)如何与唯独恩典(sola gratia)的教义调和。然而,奥尔森也知道,加

尔文主义并没有教导神是恶的源头或人没有责任,而我若形容亚米念主义为「伯拉纠主义」,也是鲁莽冒昧的。


虽然我不尽同意奥尔森对加尔文主义的描述,我尊重他致力于讨论真正的差别,而非不实的批评。就我个人而言,我从他对顶尖亚米念神学家之立场的陈述中学习良多,也欣赏他在全程中的谨慎和责备。


我也同意奥尔森对当代福音主义现状的评估。他主张,远超过亚米念主义的伯拉纠主义思想,似乎惊人地盛行。他同意「没有基督的基督教」在「美国教会生活中的确很普遍」(译注:《没有基督的基督教》是迈克˙何顿的一本着作,由美国麦种传道会出版)。当我的亚米念朋友们——如汤姆˙奥登(Tom Oden)、威廉˙魏利蒙(William Willimon)、以及罗杰˙奥尔森——挑战这种事态,而一些自称是改革宗的传道人却为了大众宗教(folk religion)的死亡鸡汤而出卖长子名分之时,就将我们之间的差异——虽然重要——置于适当的视角之下了。今天许多圈子中经常错误陈述亚米念主义,我确信雅各˙亚米念(James Arminius)或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也会像罗杰˙奥尔森一样被冒犯。



迈克˙何顿(Michael Horton)







首页 - 麦种传道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