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戈登˙费依《保罗神学:圣灵论》

摘要: 我们对教会或圣灵任何一方的经验,都会使我们倾向于对属圣灵的生活采取「非此即彼」的观点。对有些人来说,重点在于,大能体现在「热心」的各种不同表达或神迹奇事上;其他人则认为,重点是,大能体现在圣灵的果子或日常生活的正常活动中。

09-22 09:38 首页 麦种传道会

第二部份前言:寻找一个切入点



在查考了保罗书信所有直接论及圣灵、及许多间接涉及圣灵的经文之后,现在,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要寻找一个切入点开始新的部份。如何使我们面前的这一堆圣灵素材具有连贯性?这本身就是项艰巨的任务。但与存在有关的问题仍更为重要。我们如何思考这素材,好让它有话对我们说?毕竟,这是本书写作的首要原因。我们的问题之所以更加复杂,原因在于,我们处理这些问题时,都不是一张白纸。不管是个人,还是群体,我们对基督、圣灵和教会的经验,不仅使我们预先准备好以某种方式解读经文,而且往往决定了我们如何以某种连贯的方式思考这些经文。

本书的大多数读者——包括笔者在内——所处的时代,使我们几乎不可能对圣灵工作的看法不偏不倚。不论是好是坏,根本原因在于五旬节派和灵恩派的运动。对于圣灵现象在当代教会中的复兴,几乎人人都有看法——或正面或负面的经验。这里的问题部份在于意见的极端化;比起将圣灵现象包含在历代的基督教范围内,更多的人倾向选边站,不是支持圣灵现象,就是反对它。从历史上来看,在比较传统的教会架构内,圣灵运动的果效不足称道。在我看来,双方都有错:改教家往往烧毁原来的架构,试图重新开始(他们这么做时,无非是建立一套新的架构,留给下一次的圣灵运动烧毁);结果,那些得益于原来架构的人,往往使圣灵运动边缘化,甚至将它完全推向教会架构之外。因此,一方面,「正统信仰」变得僵硬,倾向将圣灵稳妥地驯服在合乎信条和职分的教义中;另一方面,当圣灵运动被迫(或选择)在历代教会认可的(各种)传统之外存在时,常常将神学的警惕抛诸脑后。结果往往是大量的相互指责、中伤,而不做出适当的努力来同时拥抱圣灵运动于存在的(各种)传统。

这一历史现象为我们讨论这些经文提供了起点,也恰巧有助于我们发现保罗书信的起点,因为我们遇到的这些困难以自己的方式反映出保罗所面临的种种张力,其中大多与基本的末世论架构有关,这是保罗生活的一个前提。末世的救恩已经在基督和圣灵里开始了,这就导致了保罗的张力,因为他同时活在神的末世救恩「已经实现」、「尚未完全实现」的时代。对保罗来说,这个张力尤其显露在像哥林多教会这样的信仰群体中,大量「已经实现」的事实显然激发他们的灵性,以致他们几乎很少关心「尚未完全实现」的部份。我们要如何将某种特殊的圣灵恩赐所彰显的「末世大能」与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相调和?又要怎样将「神迹奇事」与受苦软弱结合在一起?而这正是我们的切入点,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很难像保罗一样将两者结合起来,同时作为事实来接受。

我们对教会或圣灵任何一方的经验,都会使我们倾向于对属圣灵的生活采取「非此即彼」的观点。对有些人来说,重点在于,大能体现在「热心」的各种不同表达或神迹奇事上;其他人则认为,重点是,大能体现在圣灵的果子或日常生活的正常活动中。因此,这变成热心与伦理的对比,或神迹奇事与软弱受苦的对比。任何花时间查考了本书前面部份的人,无论他是否赞同我讨论的所有细节,他都不可能不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这些看法都是错误地把保罗的圣灵论对立起来。

但即使我们承认,保罗的圣灵论是「两者皆有」,而不是「非此即彼」,我们仍未解决有关存在的这一更加尖锐的问题。不管我们是强调传统,还是强调经验,我们怎样能不只是承认保罗的观点,还能在发生了许多事情之后重新意识到这一点?至少我们当中那些西方教会的人几乎不会像起初的教会那样「单纯」地看这个问题。历代教会长期「稳妥」的教导和启蒙运动都各自产生了影响,我们就算努力单纯,也覆水难收。西方人本能地对属灵的活动感到不安,不管是神的灵,还是别的灵;他们往往用理性推断这种灵性活动,因而对此表示怀疑。可见,我们的困难在于真正「恢复」初代教会的经验和生活。尽管如此,最终仍必须提到这个问题,我们将在最后简要地谈论。但首先,我们应当尽可能全面地接受保罗本人的经验和神学。

为此,我们将试着从一个关键点进入保罗的世界,在那里,他的前提往往与后来教会所持的观点迥然不同。对于保罗所经验或思考的一切而言,这些前提绝对是他的「神学」或经验的基本架构。在保罗看来,借着基督的复活及随后圣灵的赐下,神亲自开启了未来,是不可阻挡,因而「现今」的一切都受「未来」的出现所影响。我们有必要从这里开始,而不是从「神学」本身(关于神本身的教义)开始,因为这是保罗和初代教会经验的起点。与之相反,关于神的「教义」是预设的前提,而检验这个教义的重要方面,就是他们借着基督和圣灵拥有对神新的经验。我们同样应当提到这一点。

正如本书第一章提到的,类似「在基督里的救恩」这样的片语,可能是保罗神学中难以捉摸之「核心」的最佳诠释,这个「核心」的表达应当包括:(1) 保罗生活和思想的末世架构;(2) 他对基督的认识;(3) 他对救恩本身的理解;以及 (4) 他对神百姓的理解,也就是神在基督里所成就之末世救恩的范围。[1]后面几章将继续这些问题,每一章都聚焦于保罗如何看待圣灵在这些问题中扮演的角色(虽然从本质上说,十三章将处理有关神论的更大的问题,而不是着重在基督论上)。这个结果会迫使我们不仅承认圣灵在保罗论述的事情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而且提出一些更重要的问题,即关于我们自己在基督里的存在及圣灵在我们个人和团体生活中扮演角色。

笔者最后要对读者说的是:因着本书的研究方法(见:第一章,25–27页),这个部份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一定程度的重复。或许,你也会注意到,我选择尽量不用新的方式说同一件事。另一方面,接下来的综合部份大多仅提供结论;因此,对于我做出的某些断言,读者需要回到第一部份找出其解经依据。所以,我将尽力详尽地参照解经内容,尤其是在注脚中写道,「见:(某段经文)的讨论。」笔者假定读者会花时间查看那些经文的讨论,然后才看此处的归纳,或者两者结合着看。

 

戈登˙费依(Gordon D.Fee)著,思语译,《保罗神学:圣灵论》(麦种,201710月)



[1]      C. Pinnock, “Concept,” 3,他确切地使用这四个主题阐述,保罗神学中的圣灵观念是何其广泛和重要;及Hui, “Concept”,他比较保罗和路加的圣灵论与以弗所书的圣灵论,从而将他的研究分成四个类别。


          



欢迎光临麦种微店支持正版


定期发送麦种图书书评、书摘与麦友们分享

            欢迎转发,关注麦种公众号



首页 - 麦种传道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