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女权”与John Berger的“观看之道”

摘要: “服饰对于许多女人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们可以使女人凭借幻觉,同时重塑外部世界和她们的内在自我”

10-02 18:26 首页 StudioScheisse


让-保罗·萨特与西蒙娜·德·波伏娃


“服饰对于许多女人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们可以使女人凭借幻觉,同时重塑外部世界和她们的内在自我”

                                                                                          ———西蒙娜·德·波伏娃《第二性》

 

晚年的约翰· 伯格


“在欧洲的裸像艺术中,画家、观赏者—收藏者通常是男性,而画作的对象往往是女性。这不平等的关系深深植根于我们的文化中,以致构成众多女性的心理状况。她们以男性对待她们的方式来对待自己。她们像男性般审视自己的女性气质。”

                                                                                          ———约翰· 伯格《观看之道》


    “田园女权”这词是一回恰同梁老板说到波伏娃的《第二性》时他脱口而出的,用来形容波伏娃。我揣摩了大概意思,“田园”即“土”一意为朴素,有点类似朴素辩证法“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那种“朴素”,简单、直接且二元对立。后来回家就在网上搜了下所谓“田园女权”,意思多少有些出入,基本可看作是贬义词。指“结合中西两套价值观中的权利义务体系,只索要两套价值观中的权利,不承当其中的任何一向义务。”若男人与其争论,总试图用:“你是不是男人。”来堵住男人的嘴巴,当然对立也是肯定的。男人在总是在”田园女权“的对立面,像一面迫切打破的镜子。


    毫无疑问,西蒙娜·德·波伏娃是女权运动的先驱。但有个重点,她在上个世纪中叶,她迫切的举例否定,甚至无视男女差异,她主观的认为男女差异是父权制的文化偏见所造成,也正是这种文化的偏见,让女人渐渐成为“他者”,而女性成为“第二性”,应了她那句有名的:“一个人不是生下来就是女人,她是变成女人的。“《第二性》于1949年出版,轰动整个法国,它更被誉为“女性圣经”。有意思的是,同年平行的东方世界,国民党败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西蒙娜·德·波伏娃《第二性》上海译文出版社


    约翰· 伯格在《第二性》出版时才二十出头,我没看过什么资料,显示他与当时大名鼎鼎的波伏娃有过什么交集,但我想他一定看过那部“女性圣经”,约翰· 伯格从观看的角度去说了和波伏娃同样的问题,即女性为“他者”的现象,殊途同归。但一个大不同,约翰· 伯格并没有带着批判,更重要的他是男性,他在坦然说着这件事,从观看的角度说了这个现象。一言以蔽之:男子重行动而女子重外观。男性观察女性,女性注意自己被别人观察。这不仅决定了大多数的男女关系,还决定了女性自己的内在关系,女性自身的观察者是男性,而被观察者为女性。因此,她把自己变作对象——而这是一个极特殊的视觉对象:“景观”。女性在这样客观存在的根深蒂固的土壤和气候里生长塑造然后扭曲。就像当年地主和佃农,土地革命把地主整死,无产阶级革命甚嚣尘上,将地主和佃农放在不可调和的对立面。佃农吃了几千年的苦,就要把气撒在当年的地主身上。反观当下,“田园女权”就像佃农要把气撒在如今的男人身上,然后对立起来。像是所有革命一样,一簇而就,面貌一新,“种子可以换,土壤和气候呢?”

 

约翰· 伯格《观看之道》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前段时间艾玛·沃森因为宣传新片《美女与野兽》发出了一张半裸的性感海波,被许多女权主义者抨击。因为“性感”就等于承认了男人的眼光,承认了女人作为”他者“的存在。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更有名的一个事件是西班牙画家迭戈·委拉兹开斯的《镜前的维纳斯》于1914年被争取女性选举权的艾米琳·班克赫斯特冲进伦敦国家美术馆肆意破坏,留下七道深深的划痕。

 

Damage done to the Rokeby Venus by Mary Richardsons attack. The canvas was later fully restored


    显然这是冲着“男人目光”来的,理查德森说:“她想摧毁神话历史上最美丽女人的画像,以抗议政府迫害潘克赫斯特之举。”后者是现代历史上最漂亮的女人。另外,她还说:“不喜欢男性参观者整天对着这幅画像呵欠连连的样子”,后来她因损坏艺术品而被判六个月监禁。

在漫长的绘画历史上到处都是“男人的目光”,有些更是将这种目光直接描绘出来。最有名的主题《入浴的苏珊娜》也有译作《苏珊娜与长者》,几乎所有大名鼎鼎的画家都画过这个主题。

 

圭多·雷尼 Guido Reni - Susanna and the Elders

 

安东尼·凡·代克Anthony van Dyck- Susanna and the Elders


    那么最后再回到“田园女权”这个词上来,什么是“田园女权”呢?在我看来就是看了John Berger的《观看之道》会想要把它撕掉的人。





首页 - StudioScheisse 的更多文章: